华晨宇·《降临》

发布时间 :2022-

​​

      贝多芬说,“音乐始于词尽之处”。也许有些感情是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的,而只能依靠音乐来诠释。我听《降临》时的感受便是这样:“就如永恒的和谐自身的对话,就如同上帝创造世界之前,在心中的流动,我好像没有了耳、更没有了眼、没有了其他感官,而且我不需要用它们,内在自有一股律动,源源而出。”¹


      是,生命的律动。

《降临》·鸟巢演唱会《降临》·鸟巢演唱会



                         音乐🎶·画面感

———————————————————


      华晨宇的音乐作品,有一个非常优秀的特质,就是“画面感”,而且每个聆听者由于经历和喜好的不同,会形成不一样的独属于自己的音乐画面,最终会找到一种共鸣感,在引发共鸣的同时也发人深省。


      《降临》就是一支非常有画面感的作品。


      反复吟唱的la vi ah vi ah vi……,有着中世纪圣歌的空灵圣洁,又仿佛裹着北欧民谣清冷悠扬的内核,华晨宇带着上古遗韵的曲风,在听众灵魂深处荡出圈圈涟漪,它以生与希望为圆心,铺开了一幅创世纪的画卷。


      ——神创造了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将光与暗分开,光,带着神谕,刺破黑暗。混沌初开,白昼降临。高山上,繁茂的森林起伏,田野披着葱翠衣裳,花朵甜蜜鲜艳,嫩芽迎着晨曦,舒展着破土而出。阳光顺着湿润的土壤滑进湖水,而后在湖面漾出碎金般的光芒。空濛山色里忽然日驱云散,透出霞光点点。万物生长,生机勃勃。


      ——太阳升上天空,光辉照耀在苍穹,银月走进寂静的夜空,光亮温柔。无数的星星,闪烁在天国无垠的穹窿。人们带着虔诚和敬仰,欢欣喜悦。


      ——恶曾无处不在,而善降临人间,善与恶对峙,夜晚褪去,黎明将至。恶终被善所覆盖。善恶相争的余韵悠长,而希望,永存。阴极阳复,也是万物生长复苏之道。


      《降临》里的华晨宇,宛如上古时代尝试与神灵沟通的大祭司,用源自内心的声音给人们诵唱着,来远离那个永夜的时代,迎接充满希望和力量的新世界的诞生。

《降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20201231《降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20201231


      渊面不复黑暗,一种新的秩序即将到来,也许是修复,但对于自然来说,对于人类个体来说,它从来就不是修复,而是再创造,新的感悟,不同的秩序。


      万象迎一杯枯荣,双手捧新芽降落。

《降临》·鸟巢演唱会《降临》·鸟巢演唱会

                 

                          音乐🎶·意境

———————————————————


      歌曲的意境会触动听者的心境,而听者的心境则构成了体会歌曲意境的基础。令人赞叹的是,《降临》的意境广阔深沉,令人遐想。既像一个思想者在沉思冥想,又像一个诗人在低声吟唱。


      《降临》有着古典宫廷礼乐的庄重空灵,也有大调音乐的世纪感,华晨宇运用了中国风的元素,雅乐音阶。在编曲上,使用了New age 的手法来呈现。清透的西洋打击乐器以及音量宏大的教堂管风琴的加入,使得曲调空旷庄重。华晨宇充满力量的唱腔,是对宽宥的肯定,对大爱的歌颂,也是对新世界和纯净灵魂的希翼。


      副歌开始时的和弦走向,使得歌曲一开始,便有种悬在半空的感觉,忐忑、寻找……直至“萧索”和“懵懂”,回归主和弦。这种有明显指向性的和弦走向,营造了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²


      仿佛也在证明,生命里大多美好的事物,都会循着一种明确而未知的感觉而来。它们会来,如同所愿。


《降临》·湖南卫视2020-2021跨年演唱会彩排《降临》·湖南卫视2020-2021跨年演唱会彩排


      而当舞台上绚烂而迷人的光线渐渐消散,音乐内在的表现力和造型的想象力,便一点点地透露了出来。


      华晨宇一袭白袍,色若初雪之将归,态如晨曦之初起,这是他用造型诠释的新生意境。胸前的钥匙,是一把带着无限宽恕之力的圣器,它刚刚打开了,昔日因无穷诅咒而锁上了的善与爱的世界。  


      他似神之光。可他仿佛又是神光抚摸下的孩子。他是踏光而来的神使,也是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

《降临》·歌手当打之年《降临》·歌手当打之年

      只见得,四周的光芒都涌了出来,漂浮、游弋、停顿,或突然间从他的眉眼处滑过,随着他眉睫轻抖,折射进我们心底。这明晰的光芒,伴随着“la vi ah vi ah vi~”,如童谣,似神谕,沁入我的内心,和我心中的光相呼应。


      他的声音空灵深邃,而他的歌声,古雅如拈花拂水,悠悠然不滞万物。即便是在最热闹的音乐节上,它都可以让听者沉浸其中,如痴如醉,如聆圣音。在这袅袅梵音中,心神松畅,仿佛世间再无三毒八苦,人生再无烦扰忧虑。


      又隐约听见林深处寺庙的古钟,被轻轻敲响,悠远沉灵的钟声,拂开心灵深处的灰尘。脑海中清脆的“壳哒”一声,似是由我灵魂深处炸响。于是,周边所有的喧嚣不见,所有紧绷的情绪,也好像找到了慰藉。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疲惫不堪的成年人,重新变作了婴孩儿,回归到了初生的怀抱。宁静、平和,有一种归宿的味道。


      他带着我们沐浴在善和美的光层里,而音乐带来的空间无限扩大,我们在旋律里变成一个点,虚化在无垠空间,最后彻底消失,就像摇曳的光影寸寸隐匿在时间的缝隙里,直至与宇宙,融合共存。


      或许此刻,我已随他,成为音符🎶本身。


《降临》·上海滴水湖音乐节20190525《降临》·上海滴水湖音乐节20190525


      清冷而温暖,旷远而纯真,大概就是《降临》意境的写照。他着眼的生之光影中一刹那的永恒,映照出了“天地人灵”之深刻与幽微。


      于嘈杂俗世里,于它所呈现的视野中,每位听者仿佛在重新认识着自己的人心与宇宙神性。而且,通过这种心灵的映照,人们还有可能唤醒认知深处的内在恩典。     


      这就是音乐意境的魔力。它使得我们能拥抱孤独与连接,自我认同与怀疑,存在和超越。


      不再萧瑟,不再懵懂。

《降临》·青岛凤凰音乐节20190707《降临》·青岛凤凰音乐节20190707


                         音乐🎶·导引

———————————————————


      有人说,人要靠精神信仰的力量,才能把人和这个世界和大自然完成连接。而我却认为,在某种机缘下,当世界、大地、人和信仰四者达到平衡和谐的状态,那么存在者才能从真正意义上感受到自我的存在意义和价值。


      《降临》是这种平衡和谐状态的表达,也像是一种导引。


      空灵圣洁的歌声随夜华倾泻而下,温柔地落在了我们的身上。从耳朵、从眼睛、从鼻子……从肌肤的每个毛孔钻进了心脏深处,直接和灵魂共鸣。此刻,这段音乐,它仿佛不肯再表达多余的情感,它的存在就像世间万物一样,有一种古老的秩序,庄严淡泊,直见本真。


       它是人性中超越一切对立的圆融智慧和平等慈悲,是生机勃勃的世界,是流淌不息的时间,是各种可能性的空间,不缺,不短,不惑,不忧,不惧,不苦,不念往昔,不惧未来,只在当下。


      他将我们从混乱失序的世俗生活中解脱出来,给了我们这样沉沦于物质文明中的失魂者,了不起的指引。

《降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20201231《降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20201231


      无论是《地球之盐》《斗牛》,还是《神树》《降临》,从这些音乐作品中,我们感知到了华晨宇对于物质文明和现代生活的程序化所引起的人性灾难所进行的自觉批判,以及通过音乐做出的对人性之善的导引。这是华晨宇对于自然与人类世界的思索,也是他的思想在音乐里的哲学反射。这样的导引,源于他感知世界的敏锐和直觉。这种有如婴儿一般的敏锐,正是他的音乐作品能洞悉到事物本质的根源。


      它也使得《降临》的旋律,有着童谣般的简洁天真的气质,又仿佛带着不可随意触摸的空灵与神圣。


      而他的声音,动人心弦。似神山顶上最尖端的那一捧被阳光抚摸的寒雪,让人禁不住想要顶礼膜拜,又如寒冬里为荒寂增色的那一片霜花,沁人心脾的凉,却又让我忍不住地,想靠近。


      这是初心,也是新生。


      这是一种从人性至善的信念里溢出的燃烧着的温暖,吸引着我用颤抖的手去触摸它。它唤醒我藏匿已久的敏锐和直觉,去深深感知音乐之美及世间之善。


      我想,你们可能会和我一样,静静地坐在黑暗里,凝视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光明,心生欢喜。这似乎要溢出胸臆的欢喜,就像,初生的婴孩儿,睁眼感受到的第一道光明。


      可是我们在听它的时候,懂得了悲伤,领悟了欢喜,了解了世上存在这样那样深邃而克制的情意,我们在聆听它的时候,完成了自己。

《降临》·鸟巢演唱会《降临》·鸟巢演唱会


      “其实对我而言,《神树》这个作品,包括我今天演唱的《降临》这个作品,这两首歌,于我而言,它都不算是一个很竞技类的,不太可能一首歌的时间,就能够让观众觉得,好像有多么震撼。你要仔细的去品这首歌,可能才会听出很多东西来。……但我还是想坚持要唱。因为我觉得,我今年来《歌手》这个舞台上,我并不是为了说每一期要拿第一的。我不是带着这个目的来的。我是想要去让大家看到这两年来,华晨宇的变化是什么?不想再去说,让大家觉得,华晨宇是很能唱的、很能改编的,这样一类歌手。我觉得真正成长的东西是得从你的创作作品来体现出来,你的这两年来的心境的变化,你的心态也好,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好,发生的改变,只能通过作品来去展现出来,所以我这次来,就主要是想让大家知道,华晨宇到底是在想什么,可以从作品来体现出来。”³


      在《神树》和《降临》两部作品中,华晨宇使用超现实主义的手法,描绘出末世与重生的宏大场景,来表达对人类社会现状与未来的思考。我们确实深刻地感受到了他的“所想”。 


      沐浴光芒之物也同时成为光之载体——对于华晨宇来说,通过这样的表达,他希望物质领域和精神领域之间的界限能够被消融,而人们的情感也可以在一个更为开放的空间中得以安抚,而后自由地航行。 


      他用这种坚持对抗潮流。可是,“坚持”的地方在哪里呢?这就是音乐背后能使人感知到的人文世界中的某种高级。也许是音乐形式背后的超越时空的某种普世与永恒,诸如温暖、爱、美、沉思、自由。他追寻着音乐创作的初心,踏踏实实、确确凿凿,让一切自己显现。结构、思绪、时间、空间都会变得幽深、凝结,可前可后,这可能对他来说,是最大的自由。   


      它成为我们发现和成全自我的重要出发点,也自始至终焕发着丰润的生命色泽。


      就像同名科幻电影《降临》里的那一句:“我预见了所有悲伤,但我依然愿意前往。”


———————————————————

注释¹  来自歌德对巴赫音乐的评论

注释²  参考弹吉吉cy《降临》编曲分析

注释³  来自《歌手·当打之年》第4期音乐空间              站专访


    ✨文中所用图片,均来自水印标识及华晨宇超话,若有侵权,私信告知,侵删。✨​​​​​​​​​​​​​​​​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