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终有难以释怀的情结

发布时间 :2021-11-24 16:22

​​那次乌拉盖之旅,让我与姜戎的小说《狼图腾》改变的同名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有言道:白沙在涅,与之俱黑;立身成败,在于所染。或许那些日子与汉族导游小李倾力倾情地渲染《狼图腾》这部电影有关,行程中,我将百度里所有介绍《狼图腾》的相关内容都翻阅了一遍。回来后,迫不及待把这部由让·雅克·阿诺 导演的电影搜来看了一遍。

  当时有朋友问:此行有什么收获?我满脑里除了被游客践踏的草原和并非荒无人烟的沙漠外,看不到传说中或书本上读到的蓝天白云下风吹草低见牛羊和大漠孤烟直的美好画面。或许正值七月的草原青草刚能没马蹄,只可远观不可近瞧。走近了看到的是处处留有被人或牛羊马的足迹踩踏的斑斑驳驳的痕迹,如同人头上出现的斑秃。

  那一时节的草原气候阴晴不定,往往上一秒是晴天黄日,一片朗阔的草原风光,下一秒阴云密布,疾风骤雨。许多时候是西边太阳东边雨的境遇。不论草原还是沙漠,因人的介入,早已失去了原始的自然风貌。本是宁静沉敛又不失豁达明朗的草原或沙漠,被人的狂欢和喧嚣烦扰得如同繁华尘世。想起卢梭笔下的《瓦尔登湖》,此景只应天上有,如今也因卢梭闻名遐迩,唯怕人间难再有此景。这与我们今天看到的已呈商业化模式的草原和沙漠殊无二致。

  鉴于此,面对朋友的关切我难以作答。但我会把“狼图腾”这部电影的拍摄现场和它所有的采景地,以及由这部小说改变的电影述说给她们听。

  影片通过人弑狼,狼又反噬人类牧养的动物这样一个个血淋淋且震撼人心的搏杀场景,剖析了人性与物性背后那些兵连祸结又结草衔环的缘缘怨怨。揭示了人类一边对资源本能的保护和利用,一边又难抑对资源赖以生存的物种的掠夺摧毁间的矛盾关系,这些都应归结作者和导演对大生命与小生命独立又统一,分割又融入,歧化又共情,共享资源,平衡生态的终极情怀的完美诠释,这也是我不虚此行并知行合一与朋友共享的东西。

  假如没有这次乌拉盖之旅,我或许永远不会涉猎《狼图腾》这部小说或电影,它会如我头上飘过的一块浮云,或不经由我眼的一丝云烟,在我的生命里没有它留驻的空间。若是这样,我也就不会对一片草原孕育了一个以原为家,以牧为生,以马为梦,与狼为伍又与狼为敌的好勇善战的部落民族的盛盛衰衰的史事有那么多的了解。而如果没有《狼图腾》这部影片为存照,这个如今在我眼里正以旅游业繁荣经济的民族,怎能和曾喝牛羊奶,吃牛羊肉,烧牛羊粪,骑马放牧,勤劳朴实,永保留原生态的游牧生活的草原人民连接起来呢?对他们颠沛流离的生活更是难感于心。

  去一个地方,邂逅一部影片,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生命中可遇不可求的遇见。就如我们一行人入住通辽市科尔沁区一家三星级的宾馆那晚,穿行在还待开发的市井街巷里,不为遇见什么,只为能与一个异域的民俗风情和自然风光民胞物与,契合融入。

  或许到了一种清心寡欲的年岁,上帝就自动为我开启了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通道。于是才有了景行景止的界定。至于能偶遇或邂逅什么,用心的人总会有遇见。

  在当地人眼里我们这些从大城市来的游客,必是无法融入这样一个交通和经济都相对落后的县城,更别说能偶遇到什么。然而当我们进入这个城市的腹地,方知我们都被它的真相迷惑了。实际上正是因它保留了未开发的原始风貌,才没被姚黄魏紫的商业标志和林林总总的城池建筑毁损了丰饶多产的农牧业的发展。正是那一片连接着一片的农田和牧场,供养着全中国十几亿人口的肉和粮的生存所需。

  诚然在这个丰衣足食的时代,没几人会将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作为一种自省和遵循的生存法则。但无论到什么时候,一个民族的经济、文化、政治、法制能可持续性发展下来都离不开民以食为天这一至简之道。

  或许从小到大我们自认为被灌输了很多的大道理,骨子里有一种与其忤逆相悖的情愫,因而对人文缺乏关怀,更多的人是淡漠甚至冷漠。而《狼图腾》里的陈阵(男主人公)正是目睹了牧民们掏狼崽然后抛空摔死,祭祀他们的腾格里神后决定收养一只小狼。在当时那个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特殊年代里,牧民们视狼为阶级敌人。而陈阵一边与周边人斗智斗勇,一边倾尽所能保护小狼,直至护它回归自然。若不具备悲悯良善,舍我其谁,着眼大生命的情怀真的难以做到。而游弋在小我与大我之间的杨克,和同样具有大格局、大智慧和大生命情怀的毕利格老牧人,他们的行径同样是人性良善的一种凸显。

  影片中毕利格老人与陈阵之间有一段切中肯綮之言,这对观者的我及我们看似大道至简,却受用终生:难道草不是命?草原不是命?在蒙古草原,草和草原是大命,剩下的都是小命,小命要靠大命才能活命,连狼和人都是小命。把草原的大命杀死了,草原上的小命全都没命!黄羊成了灾,就比狼群更可怕。

  如此的一番话,让我们细思极愧。因我们缺乏了太多大命的情怀。比如对生态环境的关注度,对农业发展的重视度,对粮食缺失的急迫感……

  行文至此,我想说,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里始终都有一个难以释怀的情结,或宏阔或促狭,或长见或短视。但五十六个民族人人同宗同源,终有我们共同关注的生命话题。一如太阳西下时我们都难舍那片蓝蓝的白云天。​​​​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