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鹿晗为灵感的小说《被爱一生的白骨法师》,送给鹿晗当生日礼物

发布时间 :2022-05-16 23:48

​​封面的鹿角萤石,设计制作及摄影均来自@蔓M-yayale-M。她现在工作非常、非常忙!但我还在期待她的新作品。

首发在晋江。笔名:瀛澄。我争取每天更新一章,但如果卡住了,我只好停一下。

第三卷 白骨通天塔

之六、还是当初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总233)

 

祝风平在苑天明租住的公寓里跟他一起喝酒。这些年,苑天明辗转在科魔国的各个城市谋生,一直没有离开。他有着可以媲美小强的顽强生命力。

祝风平仍然是千杯不醉的酒量,但是喝着喝着眼睛就红了,“苑天明,你说大七为什么不肯回来见我和静静?十年了,他还是不能在我们姐妹间做出抉择?或者……他背叛了我们?”

“背叛你们?”苑天明失笑,“你怎么想的?他根本长不出敢背叛你们的胆子!”

“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别告诉我你们男人没有喜新厌旧的劣根性!”祝风平的手指几乎戳到苑天明的眼睛里去,“我见过蓝鹿国那位年轻的女王。就凭她的美貌、她的身材、她的气质……见过她而不被她吸引的男人毫无疑问是个弯的。”

“这么夸张?那我应该去见见她。”苑天明端起高度的水一饮而尽,“如果我能爱上她而忘记你,对我自己是件莫大的好事!”

“苑天明,我可以跟你一起喝酒,但其他的,你没有资格多想。”祝风平连干三杯高度的水,眼神却是越喝越清醒。她端着酒杯离开吧台,走到沙发前坐下,“我真恨自己这种喝不醉的体质。连醉话都不会说……我说我会报复司命,你信不信?”

“哈哈……呵呵……”苑天明发出一连串的傻笑,“我可以相信这世上有鬼,却不信你舍得伤害司命。”

“你最好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女人做不出来的事。”

“是吗?那我等着瞧。”苑天明卡啦卡啦地嚼着掰成小块的方便面,现在不管是酒还是方便面都不是容易搞到的物资。酒是祝风平带来的,当作下酒菜的方便面可是他准备的,绝对不能浪费。

“大七没有来见我,可我,偷偷的去见过他了。”

“你偷偷的去见过他了?”苑天明嘴里的方便面渣子掉到了衣服上,他一面捡起渣子塞回嘴里一面问:“他变了没有?现在长什么样?”

想到司命,祝风平的眼波流动,一半是欢喜一半是忧伤,“当然是真的。我可是风啊……无形的存在是我的专长。”她手托腮,半倚着靠枕,单手晃动酒杯的样子,一半清纯一半诱惑……“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的身上都有了沧桑……可是大七没变,他还是静静心中的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是吗?他真厉害!那你还担心什么?”苑天明低头在曾经光亮,现在却有些斑驳的吧台桌面上寻找自己现在的样子。

“苑天明,你再怎么说也是从‘未嗟魔国’走出来的人,”祝风平坐直身体问他,“对‘自然吞噬型’魔法师你了解多少?每个‘自然吞噬型’魔法师都很长寿吗?”

“我只是‘未嗟魔国’的平民‘自然吞噬型’魔法师太罕见,你问的问题,我真的不知道答案。”苑天明苦笑,然后反问:“为什么突然关心寿命?你担心不能陪司命白头到老?”

祝风平没有回答,饮尽杯中酒,放下酒杯后问:“如果大七回来了,你觉得他该怎样与常将军一家相处?”

“你口中的常将军一家,也包括常司运?”

“能不包括吗?”

“该怎么相处怎么相处,”苑天明双手一摊,“船到桥头总会直的。”

LH7——————————————LH7——————————————LH7

茜瑞·洁节走进自己曾经的寝宫,却迎面看到一位具有“辉煌的美貌”的女人像女皇一样端坐在主位上。她不仅美貌惊人,衣着也精美华贵到令她自惭形秽。

她看到她走进来,却无动于衷。

茜瑞见过许多高傲的人。被她与墨黎·洁节联手杀掉的祖母就是个高傲到目空一切的女人,恨不得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眼中的蔑视她从没见过——她蔑视的是整个人类。甚至不屑去伤害。

这位在她的前寝宫中展现女皇威仪的女人明明看到她,却把她当作空气。茜瑞也装作对她视而不见,因为她预感到,如果此时主动开口,将永远处于下风。

茜瑞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与自己的老师有关系,于是她开始寻找司命的身影。很快,就在衣帽间中找到了。

司命正站在巨大的穿衣镜前左顾右盼的自我欣赏,听到她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问:“你看我现在穿的这身好看吗?我的眼睛还是看不清楚。”说着他还使劲地揉了揉眼睛。

茜瑞看着镜子里的他,她第一次见到他穿T恤配大裤衩或是配工装裤以外的衣服——里面是一件小翻领的白色衬衫,衬衫的第一粒钮扣上雕刻着鹿角;外搭的青苹果领小西装与下身的七分裤也是纯白色。

小西装是短款的,能看到丝质的衬衫被收进中腰的裤子里,配了一条同色腰带。银色的腰带扣上镶嵌着一只正在眺望远方的九色鹿。茜瑞第一次发现老师的腰很细(好想扑上去抱一抱、蹭一蹭,她在心中偷偷擦掉了口水)!丝质衬衫与棉麻外套的质感不同,丝滑细腻与适度的粗糙感相结合,让他看起来禁欲而又诱惑。

再仔细看,他的领口、袖口、裤口还有着同色隐绣。衬衫上绣的是花,外套上绣的是叶。配上他仍然是银色的眼睛与头发,精致与脆弱感并存,美好到不真实!

茜瑞努力地控制住自己,不要表现的像个花痴,“您这样穿很好看。”

“是不是世界第一帅?”

“是宇宙第一帅!”

司命对着镜子笑得两眼弯弯,甜度至少三个加号!

“这身衣服是外面的那个女人给您送来的?在哪儿定做的?”

“这些衣服是我妈妈生前亲手给我做的。只是收在储物戒指里,寄放在她那里,现在给我送回来了而已。” 司命收起了笑容,向她展示了一下戴在中指上的戒指,戒面是一只正面的鹿首,鹿的双眼闪耀着蛊惑人心的九色光芒。

“她是什么人?跟您很亲近吗?您过去认识的女人也未免太多了!”茜瑞的口气有点儿酸酸的。

“多吗?”司命想起还曾遇到过一个比他小五岁,却嫌他“太小”的十二岁女孩,不禁又露出微笑,“外面的那位不是人类,她是剑灵女皇风鹿栖。我需要她的帮助,所以才把她找来。”

“剑灵女皇?!”茜瑞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她不止是个传说?”司命以前给她讲过——剑灵女皇风鹿栖曾经代替真正的女皇风鹿栖在“驻鹿古国”执政两百多年。但她一直以为那只是故事,是司命在为驻鹿一族乃至现在的科魔国吹牛。

司命转身面对她,认真地说:“剑灵女皇当然真的存在,人类女皇风鹿栖也真的存在过。九色鹿一族更是真的存在过!我们驻鹿一族的基因确实继承自九色鹿。”

“好的,眼见为实,是我狭隘了。”茜瑞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我就说嘛,人类女性中,怎么可能有人能与我的美貌媲美?”话到最后,她没忘了吹捧自己。

“我的身材保持的真好!”司命回过身去继续自我欣赏,“十年前的衣服现在穿,还是那么合身。”

茜瑞心说:“您差点儿就饿死了,身材能不好吗?”

“不过我长高了!”司命越说越开心,“以前是九分裤,现在变成七分了。”

茜瑞绕着司命仔细端详,发现不仅是裤腿短了,衣服袖子也短了。衬衫还好,可能是以前就将袖子做的比较长,现在算是刚好。外套的袖子就真的盖不住手腕了。

她想了想说道:“老师,请您将这身外套交给我一个晚上,明早给您惊喜!”

“不许你对它们动剪刀。”司命将自己连同衣服一起抱住,“它们是妈妈留给我的无价之宝!”

“我以蓝鹿国女王的名义发誓,我绝对不会破坏它们,只会为它们锦上添花。”茜瑞郑重承诺。

司命马上信了她。当着她的面脱下外衣,露出里面的衬衫配四角大裤衩。

茜瑞抱着他的衣裤问:“既然东西已经送到,是不是可以请外面的剑灵女皇离开了?”

“不、不、不,绝对不可以!”司命连连摇头,“接下来我需要她帮我很大的忙。”

“是什么样的忙?”茜瑞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忙是她能帮而我不能帮的?

可惜司命听不出来,“我不得不承认——吸收生命力是让我尽快恢复的最好方法。战场上不要命的人多,我决定到那里去吸收。我现在没有自保的能力又不想去送死……非常需要女皇陛下在战场上保护我。”

茜瑞深知,在战场上,自己不如一只骨白白有用。“那……还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吗?”

“帮我把头发染黑,再给我找一副能加深瞳色的隐形眼镜。待我装扮起来,别人就看不出我外强中干了。”

LH7——————————————LH7——————————————LH7

与司命一起用过晚餐后,茜瑞一回到自己现在居住的寝宫就去洗澡。洗完澡又命令侍女为她梳头一千次。她将洗澡和梳头时自然脱落的长发都收集起来并整理好。

用她的母妃的尸骨做成的“骨白白”就安静地坐在窗边的贵妃榻上。而用她父王做成的“骨白白”早就被派去戍边了。等以后去太空方便了,就将那副“骨白白”发配到外太空去!母妃的遗愿,她会不打折扣的执行。

茜瑞也在贵妃榻上坐好,调亮灯光后,开始用自己的发丝连夜编织蕾丝。困到不行的时候,她就拿起母亲的大棒骨在自己的头上敲一下,等头脑比较清醒后就将骨头归位,然后继续编织……

 ​​​​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