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观察 | 那一天,他们与边关相遇

发布时间 :2022-03-30 08:42
​​图片

★武警兵团总队某支队官兵冒着风雪巡逻。 

 

向往“诗和远方”的人,心中大多会有一个关于边关的梦。

 

“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在那云之下、水之上、山之巅,一代代官兵用热血忠诚和无私奉献守卫着祖国。

 

在祖国西北边陲,武警兵团总队某支队驻地的地貌是连绵起伏的山丘、干涸的河谷和一望无际的荒原、戈壁及草场。如果在这里驾车而行,驰骋之间,你会感慨天地之壮美、山河之辽阔。

 

山河定格为风景,岁月储存进记忆。近年来,武警兵团总队某支队官兵定期与驻地管边民警、护边员一起执行联合巡边任务。

 

来到这里的那一天,他们就注定与梦里的边关相遇……

 

1

 

再难走的路也要走到底,因为界碑在那里

 

朝阳穿过厚厚云层,一扫多日来的阴沉天气,给清晨的巴尔鲁克山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崭新的警务站小楼前,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阳光下冉冉升起。国旗下,唱着国歌的上等兵姚伟高高挺起胸膛,双手紧握钢枪,脸上写满兴奋。就在刚才,副支队长张仁远告诉大家:“上午要和塔斯提边防连一起巡边。”

 

“终于能得偿所愿了。”此前,姚伟参加过两次边境巡逻,都是联合管边民警、护边员在驻地管段巡逻,离界碑还有一段路,他一直因没能见到界碑而耿耿于怀。

 

在班长付安东眼中,姚伟是个有情怀的战士。高三那年,17岁的姚伟休学去成都打工。半年中他三易工作,从饭店服务员干到主播经纪人。慢慢地,姚伟厌倦了这样的工作和生活。迷茫的他,想去寻找“诗和远方”。接下来,姚伟回到高中复读,结果高考成绩一举超过复旦大学在其所在省录取分数线。

 

高考结束,漫步街头,姚伟无意中看到让他热血沸腾的征兵宣传视频。尤其让他难忘的是一个个有关边防哨所的镜头。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找寻的“诗和远方”吗?!那一刻,姚伟决定参军。

 

既然选择了远方,就无惧风雨兼程。火车一路向北,姚伟第一次离开生他养他的成都平原。穿越大巴山到达宝鸡后,火车转向西行,河西走廊、祁连雪峰、丝绸古道、嘉峪关、星星峡、巍巍天山……窗外的风景不断变换,“诗和远方”在姚伟脑海中也越来越形象具体。

 

新兵下连,姚伟被分到距边境线不足百里的中队。在那里,他结识了80多岁的守边老人魏德友。“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一直坚持到底,等走不动了,我就让儿女继续守边。”那年冬天,这位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称号的“活界碑”来到中队,讲述他们一家人卫国戍边的故事。姚伟注意到,原本消瘦得有些佝偻的老人,只要一提起国家、边防、界碑这些字眼,就会立即挺直腰板,眼里闪着光芒。

 

老人离开后,姚伟日夜盼望着能去边境看一看。每次在电视里看到边防战士翻越雪山达阪,深情亲吻刻有“中国”两个大字的界碑,用排笔和红漆给界碑描红时,他的界碑梦就更强烈了。他觉得,到边疆当兵,就该在青春里写上一个有关界碑的故事,为军旅生涯烙进那一抹“界碑红”。

 

得知要开展联合武装巡逻,姚伟第一时间报了名。巡逻车驰骋在蜿蜒的边防公路上,望着远处云雾缭绕的边境山峦,姚伟激动不已。巡逻中,他结识了那里的护边员。山里缺水、有狼、没有手机信号……站在人迹罕至的山头,听着耳畔呼啸的山风,姚伟不由心生敬佩:一个又一个护边员靠着一间毡房、一个集装箱和一条巡逻犬,在孤独寂寥的边境线上奉献自己的青春,默默地为祖国站岗,那是一种怎样的精彩人生!

 

参加一次就想参加第二次。前不久,姚伟再次报名参加巡逻。一路上,他和边防连战友迎着刺骨寒风,穿越山谷、冰河、雪原。表层的雪冻住了,一脚踩下去,整个膝盖都淹没在厚厚积雪里。为了爬上一面特别陡的雪坡,他和战友们系着背包绳,手拉着手,艰难地向上爬……

 

“再难走的路也要走到底,因为界碑在那里。”大口喘着粗气,姚伟拼尽全力向前走。爬上坡顶,轻轻抚摸界碑,那一刻,姚伟觉得自己和祖国心心相印。

 

2

 

因为热爱,岁月不觉漫长

 

去年国庆节,上士胡选涛参加了巴依木札山口巡逻。这也是他脱下军装离开军营前的最后一次边境巡逻。在“九曲十八弯”溪流边,他用水瓶郑重地装上一抔泥土,珍藏自己的戍边岁月。

 

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军旅往事一幕幕在这位老兵眼前回放。

 

高考失利后,胡选涛选择了参军。离家那天,体弱多病的妈妈拉着他的手说:“去部队要做好吃苦准备,好好干。”

 

懂事的胡选涛记住了妈妈的话。来到部队,无论多苦多累,他都冲在最前面。听说要组织边境联合巡逻,还有两个月就要退伍的胡选涛主动报名参加。起初,指导员张钊并不同意,可拒绝的话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张钊知道胡选涛的倔脾气,也懂得他内心的不舍。

 

在家国同庆的日子里,胡选涛和战友们巡逻在崎岖山路上。来到河谷深处,大家手脚并用地攀爬上一面崖壁,接着一边贴着崖壁前行,一边避开山坡滚落的碎石。终于,他们沿着山脊线来到群山最高处。

 

站在山巅,官兵们同民警、护边员一起升起国旗,庄严宣誓。胡选涛说,若不是参军到边疆,以前爱钻牛角尖的他不会有今天的成熟。

 

在部队这几年,他每年都把攒下来的工资寄给父母。“过去和家人闹别扭,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军营的磨砺、与战友的朝夕相处,让胡选涛懂得了父母的不易,学会了“凡事为他人着想”。

 

晋升上士那年,在朋友介绍下,成熟稳重的胡选涛与爱人相识相知。第二年,两人携手走进婚姻殿堂,婚后育有一子一女,拥有了幸福的小家。

 

因为热爱,岁月不觉漫长。打心眼里,胡选涛舍不得离开军营。但父母日渐老去,又有一双儿女需要照顾,胡选涛思忖再三,还是下了“离开”的决心。

 

离队前的日子里,胡选涛时不时摸摸肩上的军衔。晚上临睡前,他把自己的军装瞅了又瞅。那几天,胡选涛总拉着年龄最小的列兵唐磊谈心。在这位00后身上,胡选涛看到了自己刚入伍时的影子,平日里对唐磊的关照也要多些。指导员张钊看得真切:“唐磊是胡选涛从新兵连就一直带的兵,两人亲如兄弟。听说班长要走,唐磊舍不得。”

 

从军12年,胡选涛经历了10余次离别,可轮到自己要离开时,他只能强忍泪水。那天,唐磊紧紧拥抱着老班长,双眼哭得通红。

 

“事先怎么说的,谁哭谁不是好汉。”胡选涛笑着安慰唐磊。汽车缓缓驶出大门,胡选涛强忍着没有回头,不让战友们看到他断了线的泪珠。

 

今年春节前夕,中队再次组织官兵去边境巡逻。唐磊第一时间写下申请书,如愿进驻到额敏县巴依木札任务点位。

 

这里地处边境风口,来自高原的寒风长驱直入,暴风雪是家常便饭,官兵们进驻的边境警务站像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扁舟,仿佛随时都会被风雪倾覆。

 

边境线的铁丝网、电线杆、信号塔都曾被风雪刮倒,大家不得不面对断电断水停暖的恶劣环境。艰苦的日子里,战友情愈发真挚感人。

 

“这样的青春有意义!”夜深人静的时候,唐磊掏出日记本,把每一个难忘瞬间都刻进记忆。坚守在这里,每分每秒都是艰难的,但一想起老班长胡选涛,唐磊的心中便鼓起了决心和勇气。

 

3

 

你从春天走来,世界冰雪消融

 

在战友们眼中,上士惠智敏“如山一般的外表下却藏着水一样的柔情”。

 

感情细腻的他,曾因感情不顺一度郁郁寡欢。“再不回来,我们就分手!”一边是苦恋数年的女友,一边是挚爱难舍的军营,惠智敏经历了数个不眠夜,最终选择了留下。

 

那段时间,惠智敏一门心思扑在工作训练上,每天忙得一躺下就能睡着,不给自己胡思乱想的时间。

 

父母想方设法托人给惠智敏物色对象,但姑娘们一听他在遥远的边疆,就没了下文。一天,高中同学的妹妹偶然间看到惠智敏写给她哥哥的信。“男儿何不带吴钩,为国守边展鲲鹏……”在信中,惠智敏鼓励老同学到部队参军历练。

 

谁能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样一封信,竟牵出了一段好姻缘。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什么原因,这位叫梁月的陕西姑娘居然冒哥哥之名给惠智敏回信。在通信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惠智敏和他所谓的“同学”始终坚持书信联系,两人几乎无话不谈。

 

“时间久了,我发现我们的心挨得越来越近了”“你看过电影《假若爱有天意》,我就像那个等信的人”“再苦再难你也要相信,属于你的爱一定会穿云破雾,跨越雪山与戈壁来寻你”……缓慢流淌的文字,让惠智敏慢慢产生一种奇怪感觉,这种细腻浪漫的文字背后应该不是他的老同学。

 

惠智敏把所有收到的信重新仔细看了一遍,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他决定再写一封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个星期过去了,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他始终没收到回信。惠智敏从未觉得等一封回信是如此漫长。他忍不住给老同学打去一个电话。一切真相大白,原来是同学的妹妹梁月一直和他鸿雁传书。那一刻,惠智敏有点蒙。他跟老同学要妹妹的联系方式,却被梁月婉拒了……

 

“她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带着几分失落,惠智敏第二天就奔赴边境参加联合巡逻任务。

 

“守护界碑宣示主权,是军人的使命和荣光!”那天,惠智敏一步一个脚印,走向神圣的界碑。站在白雪皑皑的边防线上,“眼前是界碑,身后是祖国”的自豪感,在惠智敏的心中升腾。

 

当晚,惠智敏接到留守战友的电话,告诉他有一封来信。似乎意识到什么,惠智敏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让战友赶紧把信件拍照发给他。

 

“她要来看我了!”那封来自梁月的回信,惠智敏不知看了多少遍。

 

巡逻归队后第3天,惠智敏终于见到了不远千里赶来的恋人。他撩起心爱姑娘的额前长发,深情凝望着她那双大眼睛:“你从春天走来,世界冰雪消融!”

 

在战友们的祝福下,两人紧紧相拥。

 

图片

★巡逻路上,两名战士在观察边境地形。 ​​​​

今日热门